湛沨

每一个写故事的人都应该谢谢自己

Din-mo:

我想这辈子大概没有比码字什么的坚持的更久的事情。
所以不想放弃。
在每一个我规划的未来里只有坚持码字是不变的。
以后想赚很多钱,想去支持那些有梦想又有能力的姑娘,希望她们不会因为写字赚不到钱,因为现实原因而放弃了梦想。


陆歧:



所以说其实很多文手都是特别让人心疼的存在呢……
戳戳自己,特别是咱们这种除了码字一无是处的人




随意:







创作的路途非常艰难,最痛苦的事自我质疑与否定,但幸好在这条路上,我虽然纠结过痛苦过但仍然还在坚持。








能够一直写文,使我快乐。








感慨无用:















下午忙里偷闲和做画手的亲友聊了几句话的天。她最近苦于日日吃土,只得靠接稿度日,然而用钱用得急,稿费标准全都给得低于市场价,于是搬砖之余,对我发下宏愿:若是日后有钱,定不委屈画手同行,每一张稿费都给得高高的,再也不要对不起自己的一支画笔。
















我对着永无止境的报表语气轻描淡写地祝她以后都好。真心愿她日后发达,但说完话又觉得心酸。因为即便自己曾经再穷,再无钱可花,靠写点什么来分担些压力这种事,是想也没想过的。她说觉得我好,比她会赚钱,我苦涩地说
















“那是因为清醒得早,知道拿写字为生纯属做梦,比谁都放弃得干脆。”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我觉得很多文手都是苦情的。心里塞满了三千世界的故事,从每一个日落啼叫到黎明,却无人去听。时常看见画手抱怨没毕业的美术专业学生要价太低,破坏市场秩序,倒是很少看见文手抱怨类似的事情。拿钱买字,这种事的几率比拿钱约画稿要低得多,认识很多人,给画手供梗,看见自己的故事变成线条和画面,高兴得如同老来得子,即便苦苦卧床十月最后母子平安的那刻也满足得不行。
















每天点开LFT都能看见诸如:请给你喜欢的文章点赞和推荐,因为这是同人写手唯一的动力/请尊重他人的故事,从好好回复作者开始 之类的呼吁。里面的赞,大概千有八百都是文手自己去点的。可即使如此,文手没有消失,故事也没有消失,我从一个学生一路写到社畜,写完了一个人完整的青春期,写完了一个少女人生最重要的几段恋爱,把自己从一条单身狗一路写到即将与人组建家庭,这么久过去了,从来都没有想象过“有朝一日就停止写故事吧”这样的情景。
















大家都爱看图更胜于文字也没关系,文手无法依靠敲打键盘养活自己也没关系,明明有喜欢的画手却无钱为自己的故事约稿也没问题,因为每一篇文嘛,都是写手送给自己的礼物。无论它是受人喜爱也好,被人冷落也好,第一个读它,和读它最多次的人都是写故事的人自己。
















我一路不停地塞满自己的筐箧,一个章节一个章节的积攒,绞尽脑汁想象出最有诗情画意的场景,来治愈这食之无味弃之可惜的人生。一个文手,与其羡慕画手,或是依靠来自于读者的认可而活着,最应该感恩的人,其实是他自己。
















为什么不谢谢你自己呢。因为你已经倾尽所有,来取悦内心深处那个隐秘的自我了。












您的好友【一叶之秋】已上线

荣耀不散场。

[全职]首届荣耀世界邀请赛国家队宣传片Victory

燃燃燃!!!!

飞起来的圆圈:

突然很想给首届世邀赛的国家队再做一支宣传片,


可惜我的后期技术很不到家,于是就用写的吧!


音乐用的是Two Steps From Hell的Victory,写之前有对过时间轴,稍晚单开一贴放一放时间轴吧…


前方ooc高亮预警!


音乐链接:Victory


【最好能带着音乐看啦!】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
这是七月初的一个夜晚。


S市中心的步行街比往常更加热闹。这条步行街是每个游客都不愿错过的地方,本地人过夜生活也多半聚集于此。每到华灯初上,往往人头攒动。高楼上悬挂的巨幕循环播放着时装广告,老字号酒店执着地挂着霓虹灯招牌,在夜幕之下显出几分过去的味道,新式糖果店造型独特,大门敞开,里边光怪陆离,就像邀请顾客前往探险。奶茶店门口排着长长的队伍,灯光昏暗的酒吧里轻声放着慢摇,一切似乎与往常无异。


除去一点。


从下午开始,步行街中央的广场上就开始聚集起人群。三三两两的人结伴而来,互相都不认识,却又毫不意外在此相遇。他们向陌生人问好,然后寻一处地方坐下,攀谈起来丝毫不觉时间漫长。等到夜幕降临,涌来的人群逐渐数量庞大起来。他们穿着颜色分明的外套,挥舞着手中的旗帜、横幅,就像在赴一场盛大的约定。


如果凑近去他们,大概会听到诸如此类的对话:


“妈的,药家那帮孙子,又在嚷嚷什么剑圣让位,打赢我们十四岁新人很了不起哦?黄少单手就能虐他们好吗?”


……


 “你往那边瞄一眼,你看那几个霸图的,是不是想干架?哎对起来了对起来了,对起来的是哪家的,嘉世——嘉世?邱非也来不了吧,嘉世瞎凑什么热闹?诶哟要打起来了要打起来了!我们帮不帮?算了,让他们干去,一锅端了拉倒。”


……


“韩队没去?我天,哪家孙子出的消息?韩队不去,那之前的推测不都白瞎?哈哈哈茶小夏,茶小夏你也有今天!不过说起来…叶修不会上吧?”


……


记者、评论员、各个战队的粉丝各聚一处,天南海北地聊,时不时擦枪走火骂上一发,撑死不过约个竞技场,真打起来倒不至于。八点快到了,没人想在这节骨眼上出事。


首届荣耀世界邀请赛的名单迟迟不出,卖足了关子,联盟最后放出消息,决定在电视同步直播一支宣传片,同时宣告名单。而这支宣传片的同步公映权,则被S市步行街当即买断,价格之高让人望而生畏。


虽说在哪里看都是直播,却还是有很多狂热粉丝飞到了现场。轮回本地的自然不必说,像微草、霸图、蓝雨、兴欣,这些拥有一大把全明星选手的战队,无论如何都会有人入选,粉丝的路费不会白掏,自然愿意狂欢一把。


而像虚空、烟雨、雷霆,这些战队也有不凡的当家选手,至于能不能入选,却是未知。预测版本出了无数,有些人总是牢牢占据一席,有些人滑进滑出,然而谁也不敢打包票。这些战队的粉丝眼下就像是电影节等颁奖,一半兴奋一半忐忑。


另外还有一些战队,那希望就显得很渺茫了,现场粉丝也寥寥无几,多半是来赶这一场热闹。毕竟,除去对自家主队的爱,他们对荣耀的爱也是一样的分量。


八点。


广场前方的巨幕播完了最后一支广告,重新暗了下去。光亮突然消失,交谈的人群瞬间被吸引了注意力,噪杂的声音一下子轻了大半。


然后,广场上遍布的音箱同时开始了播放。弦乐在紧张的节奏中慢慢积蓄着张力,第一副画面也在黑暗中慢慢浮现。这是一片昏暗的森林,镜头随着音乐的节奏徐徐向前,无人问津的密林、满地的浆果松针、若隐若现的阳光,揭开了今晚的序幕。


格林之森。荣耀最低级副本,每一个玩家最初的起点。


荣耀向来以画面精良著称,逼真的第一人称视角让无数玩家沉迷其中。而这支预告片中的画面,却比游戏中更加精致。一半是初见的熟悉,一半是当下的惊艳。只这一个画面,就让很多人摒住了呼吸。


几拍之后,画面突转。穿梭,飞跃,前进,蛰伏。滴滴答答的水声,悬挂下来的织网,初次面临恐惧,然后无畏向前——蜘蛛洞穴。


还未等观众说出这个名字,画面又是一个突转。之后,节奏陡然变快,一个接一个,骷髅墓地,冰霜森林,埋骨之地,…一线峡谷。


曾经走过的场景,颠覆式的画面,流畅的衔接,不过三十秒,已经勾出了很多人的眼泪。荣耀,他们在心里默念着,荣耀。今天他们在这里,仰望,欢送,祝福,出征的是职业选手,但这是属于他们每个人的世界。


他们,与有荣焉。


枪响。


枪响!


一线峡谷的清晨,薄雾之下,枪声大作。


画面飞速地向前奔过,枪声一刻不曾停止。


人群中一声惊呼:“周泽楷!”


国家队公布的第一个角色,第一位选手。一枪穿云,周泽楷。


一线峡谷深处,神枪手的风衣鼓鼓作响,枪声惊起鸟鸣,子弹划破浓雾,他持枪而立,朝着朝阳喷薄而出的方向。


谁也没想到,第一个公布的,竟然就是周泽楷。他入选,毫无异议,无论谁的榜单上都不可能将他踢出去;但是,第一个公布——


太突然了,太惊人了,太出乎意料了。


一枪穿云上半身入画,然后画面定格,印成恒固的模样。边上配了三行字:


周泽楷,一枪穿云,枪王。


现场轮回的粉丝被枪声打了个措不及防,等到这一刻才想起来,跟着大声喊道:


“周泽楷!”


“荣耀第一人!”


“子弹所及之处,周泽楷即是规则!”


呼声慢了半拍,声势却半点不减,铺天盖地。周泽楷的粉丝那是根本数不过来,更别提还是在S市了,一时间呼声响彻夜空,将老远之外电影院门口的群众都吓了一跳。


枪响不停,画面几个旋转,来到开阔的平原之上。这儿本是绿草如茵,可如今却是一片屠戮场。撞击,鲜血,四处是哀号。然后,在这之中——


唐三打!


流氓从外围杀进,一路横扫,遇神杀神遇佛杀佛,傲气张扬:这是我的战场,没有人能阻挡我的道路!


呼啸的粉丝一下子哭喊出声。


“以下克上!”


没有喊角色的名字,也没有呼喊操作者,这是唐昊封王之战的口号,是他们永不能忘却的荣耀。唐昊,从冷板凳坐起的选手,就凭着一双手,成为核心,打倒前辈,一路走到今天。以下克上,将跟随着唐昊的名字,直到他退役的那一天。


果然,画面定格之后,也是三行字:唐昊,唐三打,以下克上。


与此同时,B市,中国队训练室。


“小唐的人气比小周差远了。”叶修一刀戳上去。


他们正在看电视直播,粉丝呼喊的热度对比是很明显的。


“那是S市,轮回主场。”唐昊强调。


“就算搁你们N市,也是小周人气高。”叶修说。


唐昊一口气憋在心口,半天说出一句:“那又怎样?”


结果没人理他,叶修随口插了一刀,转头就专心看直播去了。唐昊尴尬,只好也抬头盯着电视。


画面突转,乐声激昂。


一杆却邪挑破长空,红袍的战斗法师俯冲而下。红袍翻滚的地方,他是唯一的焦点。他曾冲破繁花血景,他曾挑落大漠孤烟,他曾带领嘉世三度登顶,建起第一个王朝。


角色可以易主,光辉永不磨灭。在很多老玩家的心里,一叶之秋永远是最初的样子,以一人之力,扛起整个嘉世。


孙翔,一叶之秋,斗神。


三行字一出,起码一半的人沉默了。一叶之秋,叶秋,这两个名字缔结得如此紧密,他们到现在还不能习惯。然而沉默只持续了一瞬,因为轮回的粉丝早就喊出了声:


“斗神!”


过去的将永被铭记,未来也不可辜负。


这是中国队的出征,这是整个属于整个国度的荣耀——


“斗神!”


呼声响彻云霄。


鼓声从未停止,下一瞬间,侧面翻滚,又一个角色出现在这片正承载战斗的土地上。气功师翻滚的瞬间就是一个大招,这回竟是直直地朝着屏幕而来,铺天盖地的气势竟逼真如在眼前。


全场一片惊叫。


方锐,海无量,出人意表。


“出人意表,他们是在说你猥琐吧?是蛮出人意表的!”黄少天一拳捶在桌子上,狂笑不止。


“你出来了黄少,专心看吧。”方锐很冷静。这种垃圾话的攻击,他根本没在听的。


黄少天果真出场了。


剑锋一闪而过,剑客还不见踪影。只这一瞬,现场已经有人喊了出来:


“黄少天!”


下一秒,夜雨声烦出现在了画面中。剑锋变幻如影,剑客眼中不见惧色。最冷静的机会主义者,真正的刺客。他在战场中穿梭,画面跟随,迅疾如风。平日里的转播,大家都只能见到黄少天突然冒出来的那一瞬间,这支短片里,竟然生生跟着他的步伐,在血海中呈现出一场最为精彩的寻觅。


剑锋向前,直指目标。


六道光柱从天而降。


画面一个翻滚,战场之外,密林之前,术士刚刚结束吟唱。宽大的兜帽遮住了神色,手杖深深嵌进泥土,他就像噩梦中的巫者,黑暗在他的身后,火海在他的前方。


剑所指的地方,诅咒也如影随形。


定格的画面一切为二。黄少天,夜雨声烦。喻文州,索克萨尔。


剑与诅咒。


四个字一出,现场蓝雨的粉丝已经快要疯了。他们什么也不顾了,互相拥抱在一起,一边呼喊,一边落泪。


“还带组合的?”肖时钦吃惊。


“肯定不止一对组合。”张新杰说,“否则,这样的安排不合理。”


“我们这儿,还有谁是组合?”楚云秀东看西看,最后把目光锁定在了苏沐橙身上。


“一叶之秋和沐雨橙风显然不是以组合出现的。”王杰希说,“不是他们。”


“那就拭目以待吧。”张新杰不作多言,结束了话题。


这时候,现场已经被点爆了。剑与诅咒之后,音乐又上了一个高潮,这回加入了一个高昂空灵的女声哼唱,同时——


山坡的顶端,夕阳之下,牧师缓缓将十字架举向天空。狂风大作,好像要将这个单薄的身躯撕成碎片,白色长袍迎风飘荡,但他巍然不动。他高举的右手紧握着力量,抿唇是不容更改的决心。


白光从至高之处铺开,直射而下,如刀般锋利,一瞬间就吞没了整片燃烧的战场。


张新杰,石不转,后背相交。


联盟第一治疗,霸图战队七年来的后盾。向前,向前,只管向前,对于石不转,可以放心地将后背相交。攻击可以拼尽全力,防守,只要张新杰一人就可以。


又是一次视角的疯狂旋转,白光渐渐隐去。一声长鸣,燃烧的火鸟从战场另一端俯冲而下,直扑进最凶险的地方。


画面猛地飞跃,穿过整片平原,刚刚放出火鸟的元素法师,正缓缓地走向战场。


这一回,惊叫的不止是观众了。


“秀秀你怎么变——”苏沐橙都惊讶了。


画面中央,那个走向战场的背影一如既往地果决,衣袂翩然,长发飘扬。


这是楚云秀的气质,却不完全是她的角色。


屏幕这时候给出了答案:楚云秀,风城烟雨,强攻法师。


楚云秀其实已经有了要转型的迹象,但是在此之前,由于烟雨战队整体的偏软,她确实一直在扮演强攻法师的角色。这是她的标记,也是风城烟雨的标记。


“这是反差,”喻文州说,“比起硬汉风城烟雨,观众更容易被秀秀感动。”


确实,现场的烟雨粉丝并不占多数,但是此刻就连轮回的人群里也能听到高呼:


“楚云秀!”


直接跳过了标签和角色,直接喊出选手名字,这种待遇,刚才只有周泽楷和黄少天才有。


还未被战火波及的另一边,机械声悄然响起。


瞬息之间,卷土而来,恍若一场灭世。


它们的操纵者也终于现身,现场的某个角落传来了数量不多却足以引人注目的欢呼:


“队长!”


“战术之王!”


别人家粉丝聚集的地方,雷霆战队的职业选手竟然亲自上阵了,电视机前的那批人也是目瞪口呆。其中叫得最欢快的当属戴妍琦,直播镜头切过去之后,她竟然还愉快地挥着手:


“队长,看得到吗?加油哦!各位前辈也加油!等你们的好消息!”


此时,画面也已经定格:


肖时钦,生灵灭,逆天而行。


四大战术大师之一的肖时钦,从未在职业联赛里指挥过豪门战队,却带领着雷霆几次杀进季后赛。尤其是第十赛季时,他已经不再听天命,而是有了一副逆天而行的架势。雷霆所能做的,一定要做到,不能做的,也要拼尽全力做到。


他们缺技术,缺装备,缺钱,缺很多东西。但他们不缺赢得冠军的心。这一次,在国家队,与这样一群人并肩作战,肖时钦能发挥出怎样的光芒?


期待他的,可不止雷霆战队的人。


“我天,这标签好耻…”没有粉丝在场,不必顾忌形象,肖时钦直接就捂脸了。


“我觉得挺好,”叶修说,“要不换个什么?穷不改志?”


“算了,还是逆天吧。”肖时钦有气无力。


此刻,画面又是一转。冰阵在战场上划出瞩目的位置,暗阵、刀阵、炎阵,一个一个套落下来,然后它们在一瞬间齐齐爆发,鬼神之力四处流窜,生灵哀号,无可抵挡。


快,真的很快,在这支宣传片里,每个人的行动都奇快无比。这当然是为了剪辑节奏的需要,毕竟不能大家坐下来看你技能唱CD。可是逢山鬼泣好像却比其他人更快一筹——


不,没有。鬼阵在土地上肆意铺开的时候,画面给到了鬼剑士。他没有放出全部的鬼阵,而是只有一半。另外的一半,就好像是凭空出现,无人在那里,鬼阵却一个个降落,和逢山鬼泣的节奏紧紧拼贴,一步不落。这是?!


“双鬼拍阵。”张新杰说。


“这种形式的搭档。”喻文州也说。


现场的观众比他们慢一些,但到底还是有人看出来了。惊叫声一浪盖过一浪,直到屏幕上打出定格。


李轩,逢山鬼泣,双鬼拍阵。


在他的背后,还有一个人的影子。他的名字没有出现在屏幕上,他的身影也没有色彩,但他就在逢山鬼泣的身后,没有人可以忽视他的存在。


吴羽策没有来,但他在这里。很多选手都没有来,但他们都在。训练室里坐着十四个人,短片里出现十四个角色,但在他们身后,还站着几十个职业选手,还站着数以万计的荣耀玩家。


剑客的锋芒划破天际,术士在血与火之间吟唱,牧师踏着满地尸体前行,元素法师抬手凝聚出骇人的力量,机械遍地噶噶作响,鬼阵铺开绚烂的光芒——


炮响!


画面飞驰。林间高低上,沐雨橙风的火力覆盖向每一处需要的地方。


苏沐橙,沐雨橙风,首席枪炮师。


至此,七人的画面一个一个地定格,等到七个部分都定下之后,巨幕下方赫然是四个大字:


黄金一代。


现场很多人在这时候哭出了声。有人在喊,“他们是我一生的荣耀”,也有人喊,“他们的名字,就是一场盛世”,更多的人默默地抬头凝望。


这时候,画面终于从战场上脱离,几次天旋地转之后,来到了神之领域。和开始时一样,同样是地图和副本的穿越回放,同样是精美画面的重现和剪辑。这段回放持续了半分钟,观众的情绪借此稍稍平复了一些。嚎啕大哭的已经止住,跪地不起的也都恢复过来。


画面是神之领域的夜晚,一场大战之后,这样的场景显得无比安宁。


骤然!焰火在天空中绽放。


一朵,两朵,五朵,十朵……


慢慢下移,焰火还在绽放?


不是焰火!是枪声,是炮火!


绚烂的光影,密集的枪声,画面在枪林弹雨见穿梭,火光在夜空下生辉。在光影的尽头,百花缭乱双手持枪,近乎癫狂。


像极了那几个赛季苦苦支撑的张佳乐。只剩下他一个人,一个人的百花,也要绽放。


但是——枪林弹雨之中,杀出了血光!在枪炮的掩护之下,仿佛有一把重剑,在战斗,在燃烧,不识剑影,但见血光。


枪响,雷鸣,剑起。繁花血景。


现场观众好不容易平复的情绪,一下子就又崩溃了。


“还是组合?”孙翔问。


没人回答。张佳乐盯着屏幕,良久不言。


张佳乐,百花缭乱,繁花血景。在他的背后,也有一道影子,举着重剑护他左右,与他一同杀出过半个盛世王朝。


画面突然天旋地转。和之前的切换手段不同,这一回更像是先前追踪夜雨声烦时的状态,比那时更乱,更快,更没有条理。而它追踪的人——


魔道学者一扬斗篷,剔透的粉末纷纷扬扬地落下,和下边的光影血色交织,成了夜空中独一无二的景象。


王杰希,王不留行,魔术师。


没有人能抓到他的踪迹,没有人能攻破他的行进。他就撞着新秀墙一路走来,直到为了团队改变自己,也不曾被真正攻下。


枪响,枪又在响!不是百花缭乱的枪声,它来自夜空中另一个方向。


画面从天空一跃而下,穿过层层障碍,观众见到了清晨薄雾中的人。


一枪穿云,周泽楷。


“我去,你怎么有两次出场?”黄少天忿忿不平。


“你也有两次。”楚云秀说。


“估计有一行新字幕,和黄金一代类似。”张新杰立即分析出了结论。


果然。


魔道学者在整片区域里放手穿梭,百花光影将黑夜点亮如白昼,一枪穿云的子弹就像剑一样肆意挥舞。三人的画面一个一个定格,然后下方又是四个字:


势不可挡。


王杰希,无解。周泽楷,无解。张佳乐,那是连命都不要的家伙,在不熟悉的选手那里,同样无解。


中国队,势不可挡。


现场气氛第二次到了疯狂的边缘。这时三人的定格猛地碎裂,画面一转,向着遥远的地方。


遥远的山丘上,一道身影独自伫立。


天边渐渐泛起白色,即将又是一个黎明。那到身影就立在原地,向着太阳升起的方向凝望。


画面越来越近,雾气越来越浅,晨光越来越明亮。


散人手中执着伞柄,迈步向前而去,不曾停滞,不曾回头。在他身后,唐三打、海无量、一叶之秋、一枪穿云、沐雨橙风、索克萨尔…


一个一个的身影慢慢出现,他们都迈着一致的步伐,向着东方而去。


没有定格,也没有字幕。但是每一个荣耀玩家都知道那人的名字。


叶修,君莫笑。


不需要标签,不需要解释。如果有一个人,有足够的资格站在山顶,能够带领这批人共同前进,那他只能是叶修,只能是现在的君莫笑。


最激昂的一段过去,音乐陡然变轻,愈来愈轻,渐渐消失。


十四个身影也慢慢走进了白光之中。他们的出征之路刚刚开始,未来还很漫长。


巨幕渐渐暗下去,正中央的两个字慢慢浮现。


荣耀。


然后,下方一行小字,也悄然展开:


首届世界邀请赛,中国队。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
再放一遍歌的链接!


Victory


以及,稍晚贴一下做成短片的时间轴?就是几分几秒是文中哪位出场的瞬间之类的…


【写的时候脑子轴,错了好多次,把唐昊跟李轩打反什么的,还有我经常干的打错账号卡名字什么的,请小天使们一定要告诉我呀qwq!】

Kyrja:

一个关于笔刷调节参数的教程,希望能给用数位板写字的小伙伴们带来一些帮助❤

【全职】人物和账号卡ID以及职业整理

蜀川_:

霸图
队长:韩文清——大漠孤烟(拳法)
副队:张新杰——石不转(牧师)
队员:白言飞——罗塔(元素)
林敬言——冷暗雷(流氓)
秦牧云——零下九度(神枪)
宋奇英——长河落日(拳法)
张佳乐——百花缭乱(弹药)
郑乘风——山逢地裂(骑士)

百花
队长:于锋——落花狼藉(狂剑)
副队:邹远——花繁似锦(弹药)
队员: 莫楚辰——傲风残花(牧师)
曾信然——德里罗( 流氓)
张伟——森罗(魔道)
周光义——季冷(刺客)
朱效平——风刻(召唤)

呼啸
队长:唐昊——唐三打(流氓)
副队:刘皓——暗无天日(魔剑)
队员:郭阳——气冲云水(气功)
林峰——鬼迷神疑(盗贼)
阮永彬——愈灵者(牧师)
赵禹哲——韶光换(元素)

皇风
队长:田森——扫地焚香(驱魔)
队员:任俊驰——温柔天使(守护)
沈万河——闪存(弹药)

嘉世
邱非——战斗格式(战法)

蓝雨
队长:喻文州——索克萨尔(术士)
副队:黄少天——夜雨声烦(剑客)
队员:李远——八音符(召唤)
卢瀚文——流云(剑客)
宋晓——涛落沙明(气功)
徐景熙——灵魂语者(守护)
郑轩——枪淋弹雨(弹药)
方世镜(索克萨尔第二代操纵者,蓝雨第二代队长)

雷霆
队长:肖时钦——生灵灭(机械)
副队:方学才——鬼魅才(刺客)
队员:程泰——碎随风(柔道)
戴妍琦——鸾辂音尘 (元素)
鲁奕宁——欲盖弥彰(神枪)
张家兴——回云(牧师)

轮回
队长:周泽楷——一枪穿云(神枪)
副队:江波涛——无浪(魔剑)
队员:杜明——吴霜钩月(剑客)
方明华——笑歌自若(牧师)
吕泊远——云山乱(柔道)
孙翔——一叶之秋(战法)
吴启——残忍静默(刺客)
佟林

三零一
队长:杨聪——风景杀(刺客)
副队:白庶——潮汐(骑士)
队员:高杰——星辰剑(剑客)
李亦辉——搬山(柔道)
孙明进——零零柒(守护 )

神奇
队长:贺铭——法不容情(元素)
队员:郭少——贝克克(枪炮)
贾兴——傲天斗法(战法)
申建——连进(拳法)
王泽——卡西本(神枪)
向元纬——哈里斯(魔剑士)

微草
队长:王杰希——王不留行(魔道)
副队:许斌——独活(骑士)
队员:高英杰——木恩(魔道)
梁方——竹沥(狂剑)
柳非——叶下红(神枪)
刘小别——飞刀剑(剑客)
肖云——大戟(战法)
袁柏清——冬虫夏草(牧师)/防风(守护天使)
周烨柏——使君子(鬼剑)
邓复升
方士谦

兴欣
队长:叶修——君莫笑(散人)
副队:苏沐橙——沐雨橙风(枪炮)
队员:安文逸——小手冰凉(牧师)
包荣兴——包子入侵(流氓)
方锐——海无量(气功师)
罗辑——昧光(召唤)
莫凡——毁人不倦(忍者)
乔一帆——一寸灰(鬼剑)
唐柔——寒 烟柔(战法)
魏琛——迎风布阵(术士)
伍晨——晓枪(枪炮)

虚空
队长:李轩——逢山鬼泣(鬼剑)
副队:吴羽策——鬼刻(鬼剑)
队员:盖才捷——青之驱(驱魔)
葛兆蓝——全透明(弹药)
李迅——鬼灯萤火(刺客)
唐礼升——守灵者(牧师)
杨昊轩——半透明(枪炮)

烟雨
队长:楚云秀——风城烟雨(元素)
副队:李华——林暗草惊(忍者)
队员:舒可欣——莫敢回手(神枪)
舒可怡——谁不低头(神枪)

义斩
队长:楼冠宁——斩楼兰(狂剑)
队员:顾夕夜——夜汐(柔道)
孙哲平——再睡一夏(狂剑)
文客北——归去来兮(战法)
钟叶离——千叶离若(牧师)
邹云海——前方隔海(元素)